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龙岩旅游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龙岩:脆弱之城

发布日期:2018-4-24 上午 07:41:10 浏览:55

来源时间为:2017-07-07

5月27日,福建龙岩的一家经济酒店里,几位神情焦灼的债权人聚集在一起,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一个人——世纪天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黄水木,想起他,有的人痛恨得牙根直痒痒。据知情者称,黄水木和吴振华之间关系很要好,如果从时间点上来推敲,有些巧合,不过这一推测尚未得到官方证实。

5月27日,福建龙岩的一家经济酒店里,几位神情焦灼的债权人聚集在一起,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一个人——世纪天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黄水木,想起他,有的人痛恨得牙根直痒痒。

让人猝不及防,就在一周前,这位曾经顶着无数光环的龙岩富豪神秘“失联”,豪宅人去楼空,豪车也相继卖掉。在两年前,他就已在新加坡购置房产,并和妻子离了婚,只是俩人一直生活在一起。

这系列举动都证明似乎早有预谋,但此前众人并无察觉,反而将大笔的钱借给黄水木,希望通过他“点石成金”。

据统计情况,黄水木的民间借贷规模大概共有10多亿元,实际情况超过了这个数字,因为很多政府机关单位人员也把钱借给了他,眼下现实环境让他们只能“哑巴吃黄连”,低调受伤。

经济观察报记者听到最值得玩味的一个故事是:一位曾拒绝给黄水木贷款的银行行长,退休后,竟筹集500多万元借给了他,本以为十拿九稳,结果还是被席卷一空。

黄水木的“失联”影响了龙岩很多家庭的命运,顿时让这座城市陷入一种惶恐不安的氛围当中。一位知情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称,警方已经确认黄水木“出境了”。

环环相扣的借贷网

“我不知道多少家庭为此支离破碎,这个黄水木也太可恨了。”王玲花坐在酒店的床上,神色憔悴,她已经连续两周没有睡好觉,时常梦中惊醒。半夜醒来后,她都忍不住打开由几十名债权人组建的微信群,看有没有任何消息。虽然微信群有助于彼此通报信息,偶尔也会从道德上斥责一下黄水木“无良”,但大家也深知无济于事。

她借给了黄水木400多万元,这些钱其中一部分是她向亲戚朋友借的,她本想通过这样的金钱游戏实现财富“增值”,换来的却是噩梦一场。

在黄水木的债权人当中,她的钱并不算多。当她跑到位于世纪天成商业广场办公室的“债权债务登记处”,才猛然发现自己的那几百万元在登记册上显得“可怜”,其他债权人数字惊人,有的达到6000多万元,还有的甚至达到上亿元。有位债权人说看到自己的数字那么少,都不好意思登记。

殊不知,像王玲花这样的债权人在黄水木的借贷结构中并不算最底端的,真正处于最底端的是龙岩市周边地区的农民,抑或通过征地获得赔偿的市民,他们拿出了自己的全部积蓄,有的把自己的“棺材钱”借给了黄水木。

据债权人曾洪亮保守估计,此次黄水木集资案可能涉及债权人数达到“几百上千人”。维系民间借贷的是熟人间的信用,手续简单,通常只是一张白条,或者一张房产证的复印件,而且要好几个月才能拿到,没有经过任何信息核实和法律抵押手续。“我们这些只有几百万借贷的,根本就没给任何手续,给的一个房产证复印件还是假的。”曾洪亮说。因为民间借贷一直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,即便是在很熟悉的朋友面前,也不会坦承自己借了多少钱给别人。

这种不明朗的借贷关系充满风险。两周前,已有债权人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,可并未引起警方重视,予以及时立案,直到债权人结队到市政府抗议时,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性,正式介入此案。

黄水木波及的不仅是龙岩市的民间借贷,商铺业主和购房者也损失巨大。世纪天成开发的“澳洲风情”项目,未建成前,黄水木为了“敛财”,在项目股份已经大部分转让情况下,还忽悠购房者缴纳10万元的预定金,现在该项目已经停工,几百位购房者的预定金也被卷走了。

逼入绝境的地产商

“我认为黄水木败在两件大事上,第一是银根紧缩,其二是国家反腐。”龙岩市政府一名官员称。2013年6月以来,中国银行间市场资金骤然紧张,房地产领域的资金链条受到冲击。

而在监管层面,一些旨在打压房地产企业非正常融资渠道的措施,又让很多依靠银行的房地产公司日子不好过。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黄水木依然选择铤而走险,他开发了号称“龙岩首个公园式地产史诗巨筑”——“澳洲风情园”。

据宣传材料称,这个占地面积700亩的“澳洲风情园”由悉尼歌剧院、澳洲观光园、商贸广场、五星级酒店、汽车旅馆、别墅小镇、宽景高层住宅等功能区所组成,总投资达55亿元,其中公园建设占比高达60,仅人工湖面积达4000平米。

事实证明,黄水木已经无力完成“史诗般的巨筑”了,此前黄水木已经开始用民间借贷方式来维持公司的项目运营,加之这两年民间借贷利息居高不下,一位知情者称,“有的利息高达8分,很显然利润无法支付利息”。

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政策环境。曾经有家国企想接盘他的一个项目,最后这家国企因为考虑到政策和经济环境,选择放弃了。这或许是被逼上绝境的黄木水谋划高息圈钱的根本动因。

作为新罗区长汀商会会长,黄水木为了推销“澳洲风情园”,利用这个特殊的身份向长汀老乡发了一封公开信。公开信大意是为了回馈乡贤,推出了内部员工福利房,将以成本价卖出,条件是必须先缴纳10万元预付款。

这让很多长汀老乡深信不疑,大家仅凭着黄水木口头的承诺就交了预付款,没有任何书面合同,只留下简单的一张收据,直到他“失联”后才猛然醒悟原来是骗局。

龙岩也有坊间传言,黄水木跑路并不是因为经济问题,而是政治问题。2014年4月11日,龙岩市发改委原主任吴振华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。他倒下以后牵扯到了一批官员。

据知情者称,黄水木和吴振华之间关系很要好,如果从时间点上来推敲,有些巧合,不过这一推测尚未得到官方证实。

黄水木不是龙岩第一个“跑路”的老板。据一位知情者爆料,此前龙岩市政府与泰安志高实业集团联合组建的龙岩志高旅游集团,计划投资35亿元建设龙岩志高神州欢乐园项目。未曾想在项目进行过程中,合作方的老板逃跑了。

“龙岩市政府出面收拾烂摊子,将政府旗下的很多房产都抵押给了银行。现在又出来黄水木这个事儿,我估计政府已经没有能力管了。”这位知情者称。

危机信号

黄水木的出逃是龙岩市地产经济从疯狂走向低落的一个信号,也是中国三、四线城市发展模式和危机的缩影。

龙岩位于福建西部,属于内陆邻海城市,作为客家重要发祥地和聚集地,也是中国革命老区和中央苏区的组成部分。龙岩在福建的经济位列中等,它的经济结构主要以水泥、冶金、机械、烟草、建材和矿产为主。

“别看龙岩地处山区,但它也是多产业结构的地区,烟草和机械都很不错,虽然农工曾经比较低迷,现在也开始慢慢复苏了。”曾在龙岩市新罗区工商联担任副主席的陈根跃说。

龙岩还是福建省的主要产煤地区,原煤产量均占全省的60以上,其中50供应本地,另外50主要供应给省内其它地区及沿海城市和广东省。煤炭行情的火爆曾让这里几乎是一夜之间涌现了很多“土豪”。

“土豪”们最喜欢的消费方式依然是买房这一传统方式。这也推动了城市扩张,大量社区拔地而起,房价一路飙升,2005年,龙岩房价不过3000元/平米,到了2013年就冲到了均价7000元/平米,地段好的房子,每平米上万元“很正常”。

很多龙岩下辖区县的老板,为了体现自己的财富地位,不但会在龙岩市区买几套房产,而且还习惯于在厦门购置房产。黄水木的个人财富也是在房地产浪潮中积累起来的。

如今,煤炭、房地产这两个给当地带来巨额财富的行当都遭遇了拐点。从2012年开始,龙岩市政府即启动了小煤矿和煤矿企业兼并重组工作,加之外围煤炭市场需求下降,煤炭行业陷入低谷。“虽然很多行业在艰难复苏,但煤炭行业一塌糊涂。”陈根跃说。

在龙岩经济结构中,占有举足轻重地位的机械业同样举步维艰。作为龙岩的重点产业,目前已有中国龙工、龙净环保、畅丰车桥、东源环保四家上市企业,初步形成工程机械、环保设备、汽车制造业三大集群。

经济观察报记者在龙州工业园区看到,除了龙净环保、海德馨等少数几家大型企业正常运营外,其余大部分机械公司都处于停工状态,很多厂房都只挂着牌子,铁门锈迹斑斑,偌大的厂区空空荡荡,只留守着保安,其中很多工厂都已经租给了物流公司作为仓库。这与曾经繁忙的景象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多个支柱行业不景气,也在极大影响地方政府的收入,龙岩这座仅有50万人口的城市已经开始感知到了压力。据陈根跃透露,“去年我们生怕龙州工业园区崩盘,今天来看勉强算是稳住了。”

《龙岩:脆弱之城》相关相似阅读参考资料:
龙岩城发集团、龙岩58同城网、龙岩城发、龙岩城发福郡、龙岩58同城、龙岩禹州城上城、龙岩美伦生态城、龙岩万达影城、龙岩美食城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